历史咨询

公主嫌驸马长得丑,为何驸马给公主看了一人后,公主就

时间:2020-09-05 14:46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礼部官员不敢怠慢,经过一番精挑细选,终于选定了一个叫陈钊的优秀少年。 谁知有个叫余德敏的官员,和陈钊是同乡,且与陈家不和。因此,他立刻向朱厚?上奏了陈钊两件事:一是陈钊家有遗传病史,男丁多数早死;二是陈钊的生母是个小妾,在嫁给陈钊父亲前,已...

礼部官员不敢怠慢,经过一番精挑细选,终于选定了一个叫陈钊的优秀少年。

谁知有个叫余德敏的官员,和陈钊是同乡,且与陈家不和。因此,他立刻向朱厚?上奏了陈钊两件事:一是陈钊家有遗传病史,男丁多数早死;二是陈钊的生母是个小妾,在嫁给陈钊父亲前,已经嫁过人,是个道德有亏不贞洁的女人。

次之就是谢诏。

自那以后,永淳公主的脾气就变了个样,对谢诏温柔有加,两人自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。

谢诏很聪明,他深知按这样的势头发展下去,他以后的日子也就没法过了,所以他就以贺中秋的名义宴请同乡,其中就有高中元。

朱厚?也有此意。

操办此事的官员当然不愿意背负办事不力的罪名,所以极力为陈钊开脱。两下里争执得十分激烈,吵得朱厚?大发脾气,最后处分了几个大臣才算了结。可是这样一闹,也就彻底绝了陈钊做驸马的机会。

过了几年,高中元高中进士,在翰林院中以文才出名。

朱厚照本该是个好皇帝,可惜他在一群太监的蛊惑下,沉湎酒色、贪图享乐,对朝政大事少有过问。结果年纪轻轻,把自己玩没了。

众人相看后,都对高中元最为满意,认为他才配得上永淳公主。

原来高中元经过岁月的洗礼,已经长成了个高大的白胖子。且脸上挂一把葳蕤茂盛的络腮胡子,看上去和传说中的小鲜肉千差万别,简直是丑得可以。

此时,离朱??病逝已2年。

朱元璋在建国后,曾立下一条规定,但凡公主择选的驸马,必须出自低级官吏或寻常百姓家。

由于朱厚照没有子嗣,朝中大臣经过商议,最后一致推选朱??的儿子朱厚?继承了皇位。

(参考史料:《万历野获编》)

谢诏将邀请的名单意拿给永淳公主看,并将要摆家宴的事情告诉了她。

谢诏和高中原都是河南人,谢诏论相貌比高中元差那么一点,但由于他年纪是3人中最长,性格也最沉稳。

不过,大家知道的时候,谢诏已经和永淳公主拜过了堂,没法反悔了。

封建王朝一向以孝治天下,就算大家都对高中元满意,但皇太后蒋氏发了话,那朱厚?绝对不敢不同意,所以谢诏成了最后大赢家。

谢诏不敢得罪永淳公主,只能听凭她的数落,对她依然体贴入微,香港赛马派彩及结果

不过,当时的皇帝是明武宗朱厚照。

永淳公主早就听宫女太监们说过高中元,在大家的夸赞中,永淳公主难免对高中元印象极好。现在居然让她嫁给了没有什么头发的谢诏,这实在太委屈了。可又不敢寻皇帝和太后的不是,于是只能把一肚子憋屈撒在谢诏身上。

一转眼,永淳公主到了出嫁的年纪,朱厚?一心希望能替她择选一个才华相貌皆是上上等的驸马配她,所以催促礼部务必在挑选驸马时,一定要慎之又慎。

(朱厚?剧照)

(朱厚照剧照)

余德敏这样一说,朝中其他大臣也连连应和,称这样不堪的人家,怎么能配得上金枝玉叶的公主?

这三个人中,高中元最为醒目。

说起来,永淳公主的父亲朱??只是个藩王,她也没有资格做公主。

大家万万没想到,谢诏居然是个半秃子。他稀稀拉拉的头发,据永淳公主说,都没法束起一个髻来。

永淳公主嘴上说着,这和她没有关系,心里却因为能一睹传说中的高中元,非常欢喜。

朱厚?继位后不久,便和朝臣们发生了“大礼仪”的矛盾。他力排众议还是把朱??追尊为献皇帝,而他的生母蒋氏则被尊为皇太后。

永淳公主听到这个消息后,愈发看谢诏不顺眼。常常自怨自艾,叹息自己没能得到高中元那样才貌双全的人做驸马。

第二次选驸马,礼部为了保险起见,经过千挑万选,报了三个人给朱厚?。

(永淳公主剧照)

高中元和永淳公主同岁,站在那里玉树临风,一派儒雅之气。再看他生得面如傅粉、唇红齿白,妥妥是个丰神俊朗的小帅哥呀。

到了宴会那天,永淳公主故意走到宴会的门外,隔着窗棂向房中一瞧,正好席上有人向高中元敬酒,永淳公主一看,倒吸一口凉气。

谁知皇太后蒋氏却偏偏提出了不同的意见,她认为应该选谢诏为驸马。

永淳公主到了挑驸马时,自然也不能破例。

再看高中元身边的谢诏,由于一直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,不光身材依旧,脸上还多了几分优雅之气。

陈钊才华横溢,且生得仪表堂堂,家境亦是中上等人家。总之,各方面条件都很让朱厚?满意。于是就把他的名字圈了起来,打算把他定为驸马。

这次,朱厚?也为了保险起见,他没有自己作主,而是很民主的把皇太后、后宫嫔妃和宫女太监们都召集到了殿前,让她们一起来相看,谁做永淳公主的驸马最合适。

这件事记在《万历野获编》中,说的是永淳公主选驸马的事。

永淳公主和朱厚?都为蒋氏所生,两人相差仅4岁,再加上朱??去世时,永淳公主才是个8岁的孩子,因此朱厚?尤其怜爱她。